澳门太阳集团城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职工园地

又见罐罐茶

作者:热力公司 史敏学 来源:宁夏电投

记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明明感觉在衰退,但一个不经意的瞬间,脑海里的画面又会如同电影般闪现。

这次开启记忆的按钮,是一个名叫“罐罐茶”的店面。

不知何时起,银川的街头小巷中出现了一个个名叫“罐罐茶”的休闲场所。掀开席帘搭眼一瞧,土墙上挂着编织好的红色干辣椒和黄灿灿的干玉米,地上铺着竹草编织的蒲团,蒲团中间摆放着四方的矮桌,每张桌子被灰色的木质隔断分开,那靛蓝色粗布白色花纹的门帘,又将每个隔断遮挡住,处处散发着乡土的味道。喝茶的人们围着桌子盘腿而坐,在一起侃侃而谈。

“罐罐茶”并不是茶的种类,而是因使用罐罐煮茶而得名。以如今好茶的标准来品鉴,即使我带着家乡和儿时的回忆“滤镜”,“罐罐茶”这辈子也评不上优秀。原因无他——罐罐茶朴素到很难说出它的优点。

“罐罐茶”的盛茶器具并不文雅,泡茶功夫也不讲究,对茶叶的制作更不考究,只是一块简单的黑砖茶。撕开印着“工”字的薄薄白纸包装后,先用刀具或其它坚硬的物体将砖茶砸成小块,再用手掰碎,放到被熏得黢黑的小铁罐里面去煮。别指望煮好的茶倒进茶杯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茶香,更别期盼啜入口中能感觉到口腔生津、回味甘甜。倘若是第一次品尝,那满口的苦涩定会让你怀疑人生。然而,就是这穷其一生上不了“大雅之堂”的“罐罐茶”,始终搅拌在黄土地人民的精神世界里,给背井离乡的人留下乡愁,给世代耕犁的家庭带来温暖和欢声笑语,成为传统茶文化的一部分。

在老家,煨“罐罐茶”一般是用小一点破旧的搪瓷杯子,易拉罐那么大,用铁丝沿着杯口箍成一个圈,再将铁丝延伸出来做一个手柄,因为茶多水少,即使在文火慢炖的条件下,也能很快烧开,就如熬中药一般,味道浓烈厚重。

农村农忙季节,无论男女老少,喝上一罐儿浓茶,才有一天的精气神,才能支撑起脚下的生活。一家人,尤其是老人,早上起来,先拾掇一点柴火,点起火炉,打一壶水,架上罐罐,“下”上茶叶熬起来。馍放到炉膛的侧面让火烤着,看到表皮焦黄的时候,赶紧翻一面接着烤,等到滚烫的茶倒进每个人的杯子里,馍也烤得刚到火候儿。咬一口馍,喝一口茶,用馍下着茶,以茶就着馍。烤好的馍,皮干内酥,将外层烤干烤黄的馍一层一层剥下来就茶吃,脆响美绝。被剥了外层后,馍里面的芯儿已经是冒着热气,白白软软的等着人张嘴去尝。熬好的茶,浓浓的苦味,将嘴唇搭在滚烫的茶杯上,吸一小口,呷着苦涩的茶水,咽下去,提起了一天的精气神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岁月变成了流年,罐子熬成了岁月,现在细细想来,抿上一口苦茶,才能嚼出馍馍的香甜,一苦一甜,方显人生真谛。就如同乐观的态度从来不是养尊处优中的自我欣赏、自我陶醉与自我炫耀,而是在命运经受大挫折、前进之路充满艰辛后,精神与灵魂对话,了解自己真实的内心,品懂生活的滋味。

酸甜苦辣,人生百味,全在一罐茶里。

(热力公司 史敏学)

Baidu
sogou